可怕的巴士司机

 


 


            前两星期我才和一个网友开个玩笑说我是被霹雳州教育局娶进门的老师。虽然我来怡保四年半了,但还是习惯在周末回家。其实,回家的次数打从第一年的双周一次的频密到现在的一月份一次。或者已逐日适应那儿的生活了。


 


            学校又享受人人妒嫉及羡慕的一星期假了,我已习惯性地在星期五一放学就搭车回家。记得前三天到怡保务边车站的Plusliner柜台询问时,被告知星期五的车票全售完了,全因政府自由地让油价飙升的后果,所以精明的消费者都改搭巴士。原本打算自己开车回来蒲种,但想起要一个人开车又懒又无聊又不化算,就打消了此念头。我连续查询多个柜台后,皇天不付有心人,我最终买得一张中午1.30分的车票。其实,内心矛盾得很呢!因为那家巴士公司是这两年来涉及多宗死亡车祸,想了想就肯定对自己说虽然当天是农历七月十五,我不会这么倒霉啦!


 


            星期五上巴士的那一刻,心里不但忐忑不安,而且还产生一种莫名的不安全感。在马大三年,加上槟城一年的师范学院,再加上怡保任职四年半里的搭巴士丰富经验里,从来没有尝试过像今天这样提心吊胆不安入座。我清楚听到一位马来女工作人员提醒司机“jangan pandu laju”。这一句话更加深了我内心的恐惧。


 


            巴士准时起程了,才开车不足10分钟,巴士就在靠近新邦波赖一代差点撞上一辆要右拐车辆的尾部,只听见巴士紧急煞车声,紧接着耳边传来司机的叫骂声,什么“mampus”字眼都出现了。因为刚放学就赶往车站,所以特别疲累,但存在脑袋里的微微睡意全被吓唬掉了,整个人清醒了。


 


            整个路程我打起十二分精神,尤其巴士驶到椰壳洞一带时,我更不敢掉以轻心,只怕那司机一时疏忽就遇上意外,赔上了年轻的我。由于我的座位是1号,所以司机的驾驶技术和态度都清楚可见。只见那司机一拐又一拐地越过了椰壳洞多个危险转弯区,顿时松了口气。我以为终于可让我小歇一会儿,那知司机就顺手拿起手机快速按了操作键盘,然后嘟嘟几声接着若无其事地与电话里的另一方谈起天来了。我很想鼓起最大的勇气走前去提醒司机,全巴士的24条人命全在他的手里,请他看重,不要把我们的生命当做豆腐渣般一文不值。挣扎了许久,我最终没有踏出第一步,担心自己得罪司机大人,恐怕他一怒之下就驱逐我下车。


 


            巴士还是平安顺利抵达打巴休息站,司机交代我们只有十分钟休息时间,搭客们匆匆下了巴士头也不回地往洗手间前进,一点都不敢怠慢。多半的乘客都能准时回到车上,就在司机要开走时几经确定后发现还有三位搭客未上车。原来那司机不只胡乱驾驶,更有臭脾气。他没顾及形象和礼貌就破口大骂三位还没上车的搭客,他更把双手放在车笛上连续不间断地鸣笛。还记得我们多等了5分钟,那三马来男位搭客才缓慢地来到,那司机的脸黑得和包青天大人没多大分别了吧!


 


            巴士继续朝向吉隆坡富都车站目的地前进,才行驶多十分钟,司机把车停在路旁紧急车道,我的心里在嘀咕着谩骂这位可怕的司机又搞什么花样。还没猜透司机的杰作,就看见对面高速大道属同一家公司的巴士也停了下来,惊见对方的司机横越右道三条大路到中间,然后就敏捷一脚跨过栏杆,再横越三条左道大路在我乘坐的那辆巴士司机旁停下脚步,迅速把一个文件交给我那辆车的司机后就重复刚才的动作回到自己的司机座位。我被眼前吓得目瞪口呆,那位司机比我车上的那位司机更可怕噢!我乘搭了要十年的巴士从没遇上今天所见,真是可遇不可求啊!


 


           


            我不断搔头想,眼前的那位司机先生应该把所有吓人的花样都使出来吧!那位司机就在巴士继续前进的一小时半里不断对准手机自言自语,有时还会碎碎念起来呢!


 


            一路上,我在心里一直祈祷着求上帝一定要保佑我平安无事抵达隆的车站。记得我还跟上帝说如果今天真的遇上交通意外,我不要这么快离开美丽的花花世界呢!请保住我的性命。


 


            时间一分一秒过去了,巴士终于抵达高速大道收费站,内心的重担歇下了一半,松了一口很大很大的气,感觉上自己才逐步慢慢地回过神来。


 


因为是放工时间,所以付费站前大塞车,那司机可以无聊得扭开手机的扬声器,细听之下手机里发出的声音。那一瞬间,我起了鸡皮疙瘩,毛骨悚然,那位司机先生真的有这么这么的可怕,手机传来的是那司机一路上的自言自语和碎碎念的声音。原来他可怕到把自己的声音录制到手机里然后播放出来欣赏。那时的我只希望巴士快点抵达总车站,就自叹农历七月十五的今天遇上倒霉可怕的司机了。


 


            我要求司机让我在Pasar Seni下车,就在我下车时还是习惯性有礼貌地对司机说“terima kasih”。下车的那一刻,我头也不回地快速走向地铁站转车。


 


            我会把这家巴士公司从此列入黑名单,如果再有那么一天遇上巴士全售完,我也坚持不会买这家公司的车票。宁可自己一个人无聊的开车回家,再不然就等假期后的第二天才离开怡保,总之怎么都不会容许自己再冒多一次生命的危险和赌注了。


 


            因为可怕的司机,一生人只能允许自己遇上一次。

2 則迴響於《可怕的巴士司机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

*

你可以使用這些 HTML 標籤與屬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

你的瀏覽器必須開啟 javascript 以進行驗證動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