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同凡响

《爱很简单》刊登在星州星云版后,不同的人有着不同的诠释。


 


有人说文中的“友人”就是我简单的男人。有人认为我得到了文中那份“简单的爱”。有人说我的文章太复杂太抽象太难理解了。有人向往着那份至死不渝简简单单的爱情。有人也为那对老夫妻的爱情而欢呼,也有人体会到我的无奈。


 


有位去年中五毕业生传来简信“老师呀,爱很简单,可是要得到简单的爱,会也不简单吗?”她认为我们这一辈子里只要简简单单地爱过一次就不算白活了。大家手牵着手,肩并着肩走到最后的人生,在故事结束之前,两人共同回想一路走来的岁月。这样的人生才“爽”吖。


 


一位还在中五班的女生说:“她羡慕那对老夫妇的爱情,可以走到这么一天。她希望是他们的孩子,这样就可以有父母陪伴到最后。”那位女生感触及深,因为父母的离异,她被逼寄宿学生住宿,心中再有千万个不愿意,都无从选择。爸爸在巴生工作,妈妈在金宝的某所学校食堂工作。她就读怡保英雄成功中学。姐姐们各分马来西亚的不同角落。她只能在每年的华人新年回家一次。她要的是一个简简单单的家,一个完完整整的家,一个只有欢笑没有分裂的家人。


 


一个中二的女生,从报章上剪了《爱很简单》的文章,加工后赠送给我。而她本身保存的那份一定要我签个大名。一个很简单的举动,却隐含着深深的支持。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

*

你可以使用這些 HTML 標籤與屬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

你的瀏覽器必須開啟 javascript 以進行驗證動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