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蛇近距离的接触

我生肖属蛇,照里看和蛇该会有相当的亲切与暧昧才对,或者也能与蛇共舞与蛇同枕入眠,但事与愿违,我除了闻“蛇”丧胆,目睹蛇就会手软脚软,更毋庸讳言饲养蛇了。因此对于蛇,我是超级抗拒,就是不能产生好感。每次在动物园看见关在笼子里的蛇时全身就会起个莫名的鸡皮疙瘩。


 


            年底长假, 一家七大七小十四口乘学校假日到马六甲A Famosa短游两天一夜。虽然我们非首次踏足此地,但似乎雅兴不浅。晚上八时半开始的carnival show,大小皆期待,就在大伙儿入神观看表演当儿,有位工作人员卷着条黄蛇于肩上示意旅客可与蛇合照。只见相隔我四五个座位的八岁外甥胆子惊人,那小家伙竟然主动要求工作人员把那条约八公斤重的蛇卷于幼小肩膀上,还以最灿烂的笑容留照,我打了个冷汗。但,我却在自己的座位上为那小瓜的勇气而鼓掌。


 


工作人员从外甥肩上取下那条蛇后就朝着我的方向慢步走来,我使劲摇头也用力挥手意思是告诉他千万不要让蛇靠近我,怎知他竟然一言不发就把那条蛇置放我肩上,我呆了,被吓唬极点,身子僵硬动荡不得也不敢轻举妄动,生怕稍微一小动就惹怒那条蛇,然后伸出它的毒舌在我皮肤“吻”一嘴。那一刻我差点儿飚出泪水,度秒如年,更忘了时间是如何过, 但依旧强装镇定拍了张照片。


 


散场后,那张照片始终不成交,非照中人不佳,更不是相片照得不完美,问题是出于那条蛇。试问一个怕蛇的人是否会花钱买张与蛇共合相片回来做纪念呢! 哈哈。。 相信大家心里已有数。这是我生平第一次与蛇如此近距离,也告诉自己这也是最后一次了,那种感觉到今天仍旧无法散去。太可怕了!


 


注:此文章已刊登于504期风采

情绪病

不知道为何这一两个星期一直都患上情绪病呢!时不时就轻易动怒骂人,可能工作的压力太大,学校剥削了我太多时间,就连我静下心来的时间都没了,人一旦休息不足就容易发脾气,或者这只是一个借口吧!这几天已很努力祷告调回我的情绪,希望一切的一切很快就会雨过天晴了。 亲爱的,加油吧!

被狗追

上午九时,开车往巴刹方向驶去,打算为家里的冰箱添些新鲜蔬果。车子拐入巴刹前的住宅区时,见到一个妇女把自行车停于马路中央后,凶神煞煞地眈眈然路边一只野狗。我放缓车速,恐撞个正着,才惊见那妇女手拳里紧握几颗石子,接着就快速狠狠地掷向那只野狗。只见另边厢的野狗惊慌失措地在路旁乱窜多次后开溜了。看来妇女的怒气是消了一半,才慢条斯理回头扶开自行车。不必说大家也知道一定是那只不知死活的野狗想欺负她了,怎知却落得挨吃几颗来历不明石头的下场。我真的打从心底佩服那个妇女,她不甘示弱地反咬回了狗。


 


在马大三年的象牙塔求学岁月,摩托车成了我唯一的代步,也就是那一段日子被野狗欺负最多。每当骑着摩托车,远见野狗芳踪,会格外谨慎,放低引擎声量,放缓速度,也从不干犯或惹怒这一群小活爷,但不知怎的仍旧会被通街狂追。有时明明看见野狗蹲在路旁窝睡,我小心翼翼驶开摩托车,它们却霎时去除睡意向我方追来。所以,相识者总爱嘲笑说我和狗是这一辈子最无缘的朋友,八字想冲不合。有了多次被野狗横冲直撞尾追摩托车的恐怖经验后,逐渐闻“狗”色变,除了避恐不及,就是退避三尺。


 


记得有次傍晚时分和屋友出外晚饭,两辆摩托车一前一后驶着,才不过几百米路,不知从哪方冲来一只野狗。除了一连串的尖叫外,就拼了命狂踩油门,想以最快途径逃离危险地带。从后头跟来的屋友笑得人仰车后,不顾面子更不顾我的感受地不停狂笑。事因我成功逃离现场后,那只可恶野狗竟然就这样不屑一顾地回头,更不当一回事的从屋友的摩托车旁走过,完全没有想追赶屋友为下一个目标的意思。


 


自从那一次可怕遭遇后,更加深我对野狗的误会与不满。但,像我这样手无寸铁的女生又奈狗何呢!看来我是缺少那个妇女的勇气,她那不屈服于狗, 与野狗坚持对抗到底的精神是我要学习的武器。狗狗们,你们等着瞧吧!是时机克制你们的作威作福,横行街边欺负弱小者了。


 


星州副刊:2009年3月22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