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存内疚

离开怡保学校后,他们一直没有新老师来。内心除了内疚也无别的了。亲爱的同学们,老师何尝没想过要陪你们到毕业呢,但是事情永远事与愿违,我选择了离开,一定有自己的因素。加油吧,孩子们。

华文课

离开威拉再也中学后,来到了雪州一所国中,有点辛苦,这里的学生不爱上华文课,说难听点,他们有点儿在混日子。 到底要用多少的时间,还要付出多少精力,才能让他们爱上华文,喜欢上华文课。 答案是个未知数。

一个好人

一个好人


 


            近来,雪隆一带每逢中午或傍晚时分总是来一场滂沱大雨。我和一个大学时期老友相约某个商场叙旧喝杯闷茶,也带外甥女赴约去了。短聚后离开时天空吹起逛风接着来个暴雨,我和外甥女被困不能离去。相隔半句中,天空中飘下的雨明显小了,我就紧紧牵住外甥女的细手打算离开了。我的车就泊于商场前的巴车站不远,就交代外甥女在阿姨数一、二三后就要快速奔跑往车子的方向前冲。哈哈。。 外甥女才不过五岁,试问她的一双小腿可跑多快呢?


 


突然间,巴车站多了一个看似七旬左右的老人,他先是一笑,接着递过手中的伞,要我送孩子到车上,别让孩子淋湿身子。我从老人手中取过那把伞后,就连声道谢,然后以最快速度送外甥女到车上,再转身半走半跑地将雨伞送回给老人,一点都不怠慢,恐怕耽误了他的宝贵时间。


 


这事后,我相信了大城市原来有好人的存在,大城市原来还有愿意在别人需要时伸出援手的人。原来大城市没如大家所言“自私”与“残酷”。哈哈。。。 谁还敢说大城市没有好人,谁还敢说大城市的人一定是自扫面前雪,不管他人瓦上霜?谁说大城市“冷情”处处?谁说大城市的人皆抱着“现实”和“ 金钱挂帅”呢?


 


看,我不是遇到一个好人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