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命的脆弱与短暂

脆弱的生命,无常的人生。


           


            那一天,傍晚六点多。你没留下一句话,就独自驾车离开家门。


 


            四小时后,多名警察手持一张身份证让舅母确认。那确实属于你的。舅母随着警车到案发现场认尸。是你,是你,真的是你卧尸在自己平日驾驶英雄国产车旁的车门外,颈项缠绕安全带,手腕割伤,脚沾泥泞,头部被硬物重击过。。。到底哪一个伤口是你的致命伤????


 


            你离开了。是被一群无情的凶手谋害,动机不明??


 


            一个四小时前还活生生的你,现在已是一具躺在路旁的冷冰冰尸体。在场的亲人门个个嚎啕大哭,痛骂凶手的残忍手段和干案手法。


 


            临时前,你肯定受尽百般折磨和毒打。那个痛楚你是如何熬过去的呢??但,你还是独自承担了。


 


            太平间愁云惨雾,弟妹们泣不成声。瞬间,你要亲人们怎能接受突如其来的残酷事实呢?一个壮志未酬的好青年,却身先死。三十一岁的你正值青春年华,大好前途,就在几小时内化为乌有。


 


            警方初步推测你是自杀身亡,亲友们无一人相信你会亲自了结生命,你是个孝顺儿,非常注重家人,也是家中唯一的经济支柱,所以你不会狠心抛下家人寻死。。。 更何况你的尸体存有重重疑点。。


 


            再悲哀都好,亲人还是帮你举行了一个简单的丧礼。


 


            在出殡当日,亲友们神情哀伤,场面悲痛,唯独少了震天动地的哭喊声。


 


            在你灵柜台上灵车的那一刻,大家都失控的流下泪水。


 


            你的弟妹们手扶灵车在泪光陪你走完人生的最后一断路。


 


            大家步伐是那么沉重。。。。。。


 


            你安葬在实兆远五条路力乔华人义山,就是舅舅安葬之地的身旁。这是你死后当晚托梦给舅母的一个遗愿。


 


            表哥,安息吧!


 


后记:促请警方彻查,早日破案。


 


备注:此篇文章记念在2006922日死于一场意外的表哥-杨元顺。